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媒体曝光 >> 内容

月薪最高一万八,高薪月嫂可放心?

  新华社北京6月2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任玮 赵倩 段菁菁)继月嫂给新生儿喂安眠药的新闻之后,日前月嫂市场又爆出丑闻,一月嫂为了让婴儿多睡觉以减轻工作量,在产妇饮食里加罂粟壳。“罂粟月子餐”事件使月嫂市场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  一边是被称“超过金融类月均工资”且年年上涨的高月薪,另一边却是简单培训即上岗、素质高低难保障的行业乱象。月嫂市场问题几多,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。

市场旺,好月嫂难求

  预产期在9月份的高琴夫妇今年通过银川一家月嫂公司预定了一位“金牌”月嫂,月薪8000元。高琴说,这是闺蜜介绍的,据说不仅孩子带得好,给产妇的月子调理得也不错。“双方父母年龄都大了,带孩子太操心,还容易生矛盾,家里只打算要一个孩子,花点钱能把大人孩子都照顾好,贵点也值了。”

  身兼保姆、护士、营养师多职的月嫂专业性强,让“新手上路”的父母减轻很多负担。抱持着“反正就生一个孩子”“多花钱少受罪”观念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月嫂随之成为当下的热门职业。

  月嫂“吃香”的市场表现是月薪高、需求旺。记者随机调查北京、杭州、银川等地的多家月嫂中心、家政公司发现,目前月嫂市场的均价为月薪4500-5000元,最高可达1.8万元。

  北京灯市口大街一家老牌月嫂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的20多位月嫂分为优质、优秀和专家级,月薪在6500元、8800元和1.3万元等档次浮动。在银川市经营母婴服务中心3年的范丽荣告诉记者,她家5000元左右的月嫂最紧俏,已经预约到几个月之后。

  市场繁荣也推动了月嫂年龄结构和学历的变化。相比过去月嫂多为40-50岁的农家妇女、下岗职工,现在有大学毕业生甚至研究生应聘月嫂,前不久还有媒体报道一名大学男老师辞职当“男月嫂”。

门槛低,行业乱象渐显

  定价多为“跟风涨”。一些月嫂中心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业内普遍以个人技能、从业时间、客户反馈等情况对月嫂“评星定级”,月嫂薪酬与等级紧密挂钩。而定价多是“一家提价家家涨”的“跟风”机制,每年春节、生育旺季时价格都会提高。

  无序竞争抢客源。在月嫂市场,除了正规月嫂公司外,还有很多自己拉客户的月嫂,这些人一般和产科医务人员“搭伙”,从他们手中购买客户信息或是由他们向顾客推荐,利用产妇及家属对医务人员的信任,开出高价。

  资质自己说了算。由于月嫂行业的准入门槛低,一些规模小、服务差、无培训的“个体户式”中介企业混杂月嫂队伍。因为缺乏必要的培训,她们很多不仅难以胜任月嫂工作,甚至连适应都市家庭生活都很难。

  “除了一些正规的家政公司,还存在为产妇和月嫂牵线搭桥的中介管理公司。”杭州喜月养生月子会所副馆长谢柳芳说,“中介公司通常收了钱后,简单培训一下就会把月嫂介绍给雇主。目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‘月嫂证’,其实是各家政公司或中介机构的培训证明,并非职业资格证书。”

  服务范围无标准。为了让高价月嫂更“价有所值”,月嫂公司多开展了“催乳”业务,承诺通过穴位按摩疗法、中药熏蒸、磁疗按摩等方式满足产妇母乳喂养的需求。但记者采访了解到,催乳工作一般都是由普通月嫂来做,她们往往没有任何医学基础,培训几天就成了“催乳师”。

  一些妇幼保健医师说,普通月嫂如果手法不当,很可能导致乳腺炎,还有些所谓的“催乳汤”,完全是幌子。事实上,劳动部门目前还没有任何有关催乳师的职业资格证书,也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。

月嫂行业亟须“立规矩”

  记者调查了解到,包括月嫂公司在内的家政市场在工商部门注册,名义上由商务部门主管,民政、妇联、人社、工会等多部门共同参与管理。但事实上,由于这些企业存在规模小、流动性大等特点,基本处于无人监管、自行发展的阶段。“干这一行几年了,没有人来管过、查过”,一些月嫂公司的负责人发问,“我们到底由谁来管理?上级单位是谁?需要维护员工利益的时候应该找谁?”

  浙江省医学会副秘书长郑凯航说,母婴护理服务行业目前还处于爬坡初期,除了靠市场的优胜劣汰,更迫切的还是需要规范化的监督和管理。

关于专委会
新闻动态
·中国母婴保健服务产业发展论坛沪上举
·上海浦东新区举办世界母乳喂养周主题
·月子会所创新中医传承被众多名老中医
·首届“母婴家庭保健师资班”在优艾贝
·关于开展“克服恐惧、快乐分娩”的孕
·中国月子会所从业人员培训与高层研讨
·饮食有度顺时节,小雪养生更好孕,专
·高端月子会所举办宝宝相亲会
·月子会所专业团队护航 新手妈妈无惧
·细节提升专业 月子会所口水巾叠三角
·中国母婴健康全球排名上升至第61位
·中国保健协会培训工作年度会议在京顺
·推行专业规范的服务培训 优艾贝月子
·拒绝舌尖上的浪费 月子会所开启“光
·中国母婴家庭保健师职业培训招生简章
·霍家上下紧张郭晶晶胎儿 聘金牌月嫂
·月薪最高一万八,高薪月嫂可放心?
·BT熊母婴用品店服装吊牌信息不全被
·母婴用品网购存在风险
·二手母婴用品隐患多 请谨慎购买
北京总会: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28号航医大厦18层 上海办事处:上海市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68号
版权所有: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
办公室:021-20579311 20579316